35号文落地重构银行理财格局,银行理财产品并非

近日,银监会下发了《关于完善银行理财业务组织管理体系有关事项的通知》35号)
(下称“35号文”),要求银行建立理财事业部制实现理财和其他业务隔离,对理财业务进行单独核算,并且这一事业部制改革将于今年9月底前完成。

图片 1

除此之外,银监会还在理财产品销售方面,要求银行严格区分一般个人客户、高资产净值客户和私人银行客户,并提出“不得提供含有刚性兑付内容的理财产品介绍”。

与买基金、信托不同,在银行买银行理财产品大多被投资者认为是最安全的,没有兑付风险。但在银行理财规模不断膨胀的背后,是银行利用资金池的“长袖善舞”,累积理财产品风险同时也透支着银行信用。随着银监会最新“35号文”(《关于完善银行理财业务组织管理体系有关事项的通知》的简称,下同)的下发,强调“银行理财产品之间相分离是指本行理财产品之间不得相互交易,不得相互调节收益”,再次表达了“以合规打破刚兑”的监管态度。

业内分析人士指出,这一系列监管措施都将促使理财市场格局的改变,银行理财产品盈利模式将不局限于赚利差,而将更注重产品多元化和争抢高净值客户群,而在这一竞争过程中,中小银行会面临更多挑战。

■新快报记者许莉芸实习生刘杏仪

多家银行理财事业部改革近尾声

监管并非“一刀切”

根据35号文,银监会从五个方面规定银行理财业务与其他业务资金进行风险隔离,其中一个重要方面就是限制了理财产品与信贷资金的对接,即要求“银行理财资金来源独立于银行信贷,本行信贷资金不得为本行理财产品提供融资和担保”。

关联交易仍有“余地”?

“这主要是为了避免银行把理财作为像信贷一样的融资手段。”兴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鲁政委分析称。信贷资金实质就是自营资金的一部分,银行为理财担保本身就违背了理财独立出表独立核算的实质精神,银监会在去年8号文的基础上,对此进一步明确限制。

银行理财产品规模正加速扩张。据银监会数据,截至2014年5月末,全国400多家银行业金融机构共存续理财产品50918款,理财资金账面余额13.97万亿元。去年,银行理财产品累计为社会创造了4500亿元的收益。在规模膨胀的同时,银行理财业务也成为监管部门的“座上宾”,“35号文”是监管部门针对其下发系列政策之一。

同时,35号文还规定:自营业务与代客业务分别开立独立账户,代客理财资金不得用于本行自营业务;银行理财与银行代销的第三方机构理财产品相分离;理财产品之间相分离是指本行理财产品之间不得相互交易,不得相互调节收益;理财业务操作与银行其他业务操作相分离。

目前,银行理财产品多以“资金池”模式运作,产品滚动发行,期限错配严重,新产品与老产品循环交易赚取高额利润,往往带来较大的流动性风险。一旦后续资金募集不足,银行会转向自营借钱以度过流动性危机,而此时风险也即由理财传递给银行本身。

业内分析认为,风险隔离的前提就是要有独立核算系统,成立理财事业部能够实现对理财业务集中统一的经营管理。

因此“35号文”中规定,将“理财业务与信贷等其他业务相分离”,“本行信贷资金不得为本行理财产品提供融资和担保”,且“理财业务应回归资产管理业务的本质”。

实际上,部分银行从去年就已开始着手理财事业部制改革。目前,华夏银行已向银监会报告了已有理财业务开展状况以及事业部改革规划和时间进度,计划9月底前完成改革;光大银行的理财事业部制改革也预计在7、8月份完成。据不完全统计,工行、农行等超过10家上市银行也已陆续成立了资产管理部或者类似的职能部门。

华宝证券分析师认为,“35号文”强调的是“信贷资金”而非“自营资金”,可见并未明文禁止除信贷资金以外的自营资金为本行理财产品提供融资和担保。

在银监会的要求下,地方银监局也在推进理财事业部制改革的工作。近期,河南银监局下发文件,敦促郑州银行、洛阳银行、平顶山银行、焦作市商业银行尽快完成理财事业部制改革;在湖南,长沙银行、华融湘江银行已完成理财业务事业部制改革,并单设了事业部的理财中心。

该分析师认为,如果完全禁止自营资金提供流动性支持,一旦资金面紧张,存续理财资金极易出现断链现象,流动性风险一触即发。“因此秉着循序渐进的治理原则,监管层并未采取‘一刀切’。”

鲁政委指出,“银行单设的理财业务部门应当是‘独立的利润主体’,享有独立的经营决策权,拥有独立的风险识别、计量等业务营运管理体系,拥有人财物的支配权。35号文试图从制度上保证理财相对于银行自营在管理上的充分自主权和独立性,但其实,最终这个部门需要在形式上直接承担多少风险、享受多少收益,关键还要看管理权由谁主导,9月底是否成立合格的资产管理事业部,是能否继续开展理财业务的关键。”

银率网分析师也表示,虽然这意味着以往银行理财的一些灰色内部交易将被禁止,但对于滚动型理财产品或以系列名称单独开户的理财产品依然可以进行关联交易。此外,银行也可以通过过桥的方式实现不同账户之间的交易不过是增加了一定费用而已。

高净值客户理财将成银行争抢对象

推行理财事业部制

在销售方面,银监会也对银行做出了相应规范,这对银行调整现有的理财产品发售将产生影响。35号文提出,“不得提供含有刚性兑付内容的理财产品介绍”,有市场人士猜测,这意味着保本理财可能不得不从此退出江湖,但对此说法,多家银行态度不一。

中小银行承压

交通银行资产管理部总经理马续田指出,“现在的预期收益型产品很难打破刚性兑付,因为银行和投资者之间的风险收益承担责任不明确。银行给投资者固定收益,而银行自己除了赚取管理费、手续费,还赚取了给投资者约定之外的超额利润。这就类似于在搞表外的存贷利差业务,理财资金的募集成了以银行自身作为信用主体的主动举债活动,理财投资者同储户一样,当然有权要求保本保收益。”

“35号文”还明确表示“银行应于2014年7月底前向银监会及其派出机构报告已有理财业务开展情况以及事业部制改革的规划和时间进度,并于2014年9月底前完成理财业务事业部制改革;未按时完成理财业务事业部制改革的银行,监管部门将采取相应审慎监管措施。”

不过,华夏银行武汉分行国际金融理财师方亮坦言,“虽然大多数债券类理财产品最终都达到了预期收益和本金安全,但这并不意味着绝对没问题。35号文的出台,再次证明了这一点,理财产品不承诺刚性兑付。”

鲁政委表示,早在今年初,监管部门领导已在讲话中明确此项要求,对于主流银行来说早有准备。而有公开资料显示,目前有部分银行此前已经逐步调整了组织架构,设立了理财事业部。其中,工行、农行、交行、光大、民生、中信等已成立类似部门。鲁政委指出,理财事业部实际上方向是独立法人,他认为,理财业务事业部改革的目标是最终转为法人资产管理公司。而设立独立的法人部门是理财产品打破刚性兑付制度安排。

同时,35号文还提出“银行开展理财业务销售活动应按照风险匹配的原则,严格区分一般个人客户、高资产净值客户和私人银行客户,进行理财产品销售的分类管理”。具体而言,“对于一般个人客户,银行只能向其提供货币市场和固定收益类等低风险、收益稳健的理财产品等”。鲁政委认为,这并不意味着对一般个人客户只能提供货币市场和固定收益类产品,针对一般客户的产品关键还是要符合“低风险、收益稳健”的要求。由此,高净值客户和私人银行客户将有更多的产品营销和竞争空间。

银率网分析师认为,对于银行的信息技术系统、风险控制能力以及人员配备均有一定要求,这对于部分投资团队薄弱、信息系统开发不完善的小银行则是挑战。

马续田认为,银行应该提高净值型产品的比重,“无论是净值型还是预期收益型,在收益的分配上,银行一定要按照管理费的模式来收,而不是利差的模式。”他说。

另外,通知中还规定:“不得将其他银行或金融机构开发设计的理财产品标记本行标识后作为自有理财产品销售。”鲁政委表示,这意味着未来一些产品开发能力薄弱的中小银行,更多只能依赖代销理财产品。

中小银行或更依赖代销理财产品

■新快报连线

对于投资者而言,有理财产品分析师建议,未来针对一般个人客户的理财产品将以高流动性的短期理财产品为主,收益也将偏低,而针对高净值和私行客户的理财产品将以投资于非标等高收益长期产品为主,因此,未来银行理财产品的信用利差、期限溢价都将进一步提升。

兴业银行[-0.40% 资金 研报]首席经济学家鲁政委:

方亮指出,“产品开发能力强的银行在接下来的市场竞争中能够占主导地位,开发的产品须多元化,并更加细化,符合不同类型投资者的需求,才能在刚性兑付破解的情况下得到更多投资者的青睐。”

政策性银行也可做理财

从大格局上看,业内人士普遍认为,中小银行将面临更多挑战。“监管层要求银行具有良好的信息技术系统,能够支持事业部的规范运营与银行理财产品的单独核算,这可能会对一些小型金融机构构成制约。”鲁政委进一步分析称,“除此之外,还规定不得将其他银行或金融机构开发设计的理财产品标记本行标识后作为自有理财产品销售。这意味着,未来一些产品开发能力薄弱的中小银行,更多只能依赖代销理财产品。”

35号文首次打开了政策性银行开展理财业务的大门。目前已开展理财业务的,基本上全部为商业银行或农信社,但通知中明确表示:“中国进出口银行、中国农业发展银行、外国银行分行开展理财业务参照本通知执行。”这意味着,中国进出口银行和中国农业发展银行两大政策性银行,未来也可以开展理财业务。

马续田指出,“这次35号文出台其实是个很好的契机,可以倒逼银行管理层深入思考,银行开展理财业务的根本目标是为了什么,到底要用什么思路做。单纯依照资产负债表扩张的逻辑去搞理财,那就是要再造一个银行的影子,肯定没有出路;只有按照资产管理业务的客观规律,实行大类资产配置基础上的主动管理,才是可持续的、风险可控的、可以真正实现商业银行转型的理财业务发展方向。”

暨南大学经济学院副院长刘金山:

有些产品变成大额存单

改革从形式上是容易的,如果真正落实却很难。正所谓“上有政策下有对策”,有了监管,银行可能还有别的方法,
比如可能有些银行理财产品会变成大额存单的形式,
这样资金也可能从其他渠道流向理财产品,这也将引发更多的未来金融创新,将有很多渠道来规避政策或者是监管。新的金融产品也意味着风险,金融创新将是常态,监管随时应对也将是常态,不要指望一次监管就可以防控风险。

融360CEO叶大清:

中小银行将迎来更大挑战

35号文最大的意义利好老百姓理财,让银行理财产品资金流向更透明,对于规范银行理财业务具有正面意义。信托通过理财产品,风险逐渐显现,在一两年内将呈爆炸性增长趋势。通知中规定的成立事业部制,对理财业务有依赖性的中小银行带来更大的挑战。

■投资影响

未来风险将全由投资者自担

尽管有许多金融纠纷事件频频发生,但在老百姓心中,银行理财产品一向扔被视为“稳赚不赔”的理财法宝。兴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鲁政委对新快报记者表示,即使是近似的产品、近似的信息披露状况,居民在券商、基金、私募如果发生了亏损,往往自认倒霉,而在银行则往往“赚了钱不问缘由,输了则不依不饶”,其中最关键的是投资教育存在差距。

“35号文”中的各项规定也正是为银行理财产品转化成真正的代客理财工具而铺路。银率网分析师认为,未来银行仅充当资产管理者的角色,收益风险全将由投资者自己承担。因此,投资者需要转变“银行理财无风险”的固有观念,在选择理财产品时必须注意产品的投资风险。

一般个人客户或只能买短期产品

银行理财产品收益一般与具体项目有关,与融资方对项目需求程度、给出的利率有关。

但华宝证券分析师也指出,“35号文”要求“银行开展理财业务销售活动应按照风险匹配的原则,严格区分一般个人客户、高资产净值客户和私人银行客户”,从此条内容判断,未来针对一般个人客户的理财产品将以高流动性的短久期理财产品为主,收益也将偏低,而针对高净值和私行客户的理财产品将以投资于非标等高收益长久期产品为主,因此未来银行理财产品的信用利差、期限溢价都将进一步提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