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派中医药名家系列丛书,任应秋医学全集

任应秋先生是业内公认的中医学大家,文、史、哲、医集于一身,学识之渊博,在业界享有盛誉;中医理论造诣之深厚,令人仰慕。任先生学贯中西,在1949年以前便已经誉满中华;是跨越现当代两个历史阶段的最具代表性的伟大医家,且是连接中医传统与现代的“桥梁人物”。著名中医大师、伤寒学家刘渡舟先生,在对其弟子、家人谈论任应秋先生时,尊任先生为“中医泰斗”。
由中国中医药出版社出版的《任应秋医学全集》,是任应秋先生的首部全集,从立项到搜求旧作、遗稿,辑录整理,立意高远,工作深入,受到了当代多位中医领军人物和官方机构的重视。中国科学院院士王永炎作序称其是“中医学术界的一面旗帜”。《全集》在具体执行方面,是任应秋的弟子和女儿共同根据先生生前出版的图书、遗留的手稿、讲课录音等,历时逾八年,辛苦编辑而成;全书共12卷,700余万字。全面而系统地展现了任应秋先生的学术思想、治学方法和学术成果。
启动中医全面系统化工作
任应秋最伟大成就之一是开创学科,启动中医全面系统化工作。先生通过创建中医各家学说,首次使中医学站在了完整学术系统的高度来考量自身。任先生能够做出这一历史性的伟大工作,无疑是二十世纪东西文化猛烈碰撞的结果。中医若非受到西医的刺激和打击,中医学者若非借鉴现代医学的学术体系,绝无可能生发这样的视角,当然也无可能开展这样的立意于统一并完善整个中医学术体系的工作。所以,任应秋先生这一创举,也可以说“是其人,当其时”;一方面固然是先生自己的学术思考和选择,另一面则是中医学的历史必然。
《任应秋医学全集》编委组,深刻领会任先生的高远立意,将其学术思路贯彻于《全集》的编辑工作中,尽力从其文献著作的编排上体现出来。任应秋先生对中医各家学说的研究,是中医建立统一体系的关键一步。这个学科的建立,在中医从“学说杂会”向“体系统一”的升华中具有里程碑的意义。任应秋先生一手创建这一学科,并为其发展打下坚实的基础,任先生所以堪当“宗师”在于此。正如《全集》前言所说,中医各家学说创建的意义在于:“第一次从学术思想发展史的视角,对中医学文献进行了历史性的梳理;七大学术流派的归纳和总结,是在中医学知识的海洋中修筑起一道指路的航标。”
《任应秋医学全集》编委组,深刻领会任先生的高远立意,将其学术思路贯彻于《全集》的编辑工作中,尽力从其文献著作的编排上体现出来。
阐扬经典之学
任应秋先生研究和讲授经典,皆受领于他在学术思想上的一个总的纲领——意在贯通中医学成为一个完整系统的结构。“经典理论”跟“各家学说”相辅相成,各家学说乃横纬,经典理论即纵经,经纬交织,任应秋先生以此编制着他的中医学纲。
任先生治学祖述《内经》,而最重仲景。从学习和运用“经方”开始,直到亲自主持和创办了“中华中医药学会仲景学说专业委员会”,可以说,对仲景学术的研究贯穿了他整个的治学生涯。其中最值得我们继承的,是先生治仲景学术的方法。《全集》的卷三、卷四收录了先生关于“仲景学术研究”的三本书《伤寒论语译》《金匮要略语译》《伤寒论类诠》,从中不难看出,早在20世纪50年代初,先生就有了系统的、联系的、整合的思维方法,他将这些方法应用到对仲景学说的研习之中,这些研究方法和研究思路,不仅曾为现代《伤寒学》《金匮要略讲义》等教材的编写提供了重要的参考,而且至今仍极具鲜活的启迪意义。
中医教育大师
任应秋先生四十余载念念于兹,视乎中医学校教育为中医学发展的不二利器,为此不惜热血直言。或者有人不屑中医学校教育,即使今日亦颇有人议论学校教育不适合中医。担任应秋先生重视中医的学校教育并且奋力推行,始终不易其志。
早在1937年先生就已经有公开的文章,在应对“教育部不准中医学校立案”事件中,几度执笔倡言,言道:“‘猜猜行’的国医,一辈子在黑巷子中摸索,而永无走上光明坦道之一日者,即国医没有教育之故耳……中国医学未纳于教育,所以愈趋愈下,西人医学出发于教育,所以愈趋愈高。”
通观任先生有关中医教育的文章,从发表于1937年的《教育部不准中医学校立案是何道理?》到1981年的《应当重视中医理论》《<北京中医学院首届中医专业研究生论文汇编>序》,可知先生对于中医之学校教育,是站在很高的角度来看待和推行的。师带徒,固然有助于弟子深刻理解师傅的学问和技巧,但是它的弊端却也非一般的深刻和顽固。个中阐说,散见于任先生四十多年间发表的数十篇文章当中,有驳论“否定中医学校教育”的文章,更大量的则是建言如何开展中医学校教育的论文,其中就包括由先生执笔的震动杏林的“五老上书”。
笔者在承担《任应秋医学全集》责任编辑的工作中,深切地感受到任应秋先生严谨的治学态度和对专业知识的孜孜追求,作为中医后学者,继承先生的治学精神,传承中医,应是我们不懈的追求。
鸿宾来无意,应秋去有声。 杏林多厚暖,人世几薄凉。
晋唐宋元清民后,不足五行非阴阳。 长沙太守书经律,江津学生划纬行。
此心堪比豨莶草,辛苦小毒岂短长。 一宗一门皆公益,两代两地未更张。
各家启源内经解,五行运气伤寒方。 既当曲剂生黎庶,何惧直言罪庙堂。
控制利用是非起,抑纵谤誉功过忙。 君志不为权谋计,升降出入亦中伤。
七旬四叹别朋弟,万世一宗话文章。
(注:任老有四叹:一叹学问不继,二叹人才匮乏,三叹蹉跎岁月,四叹不叹之叹。)

任应秋,当代著名中医学家、中医教育家。出生于四川省江津县。他毕生致力于中医理论研究和教育事业,培养了一大批中医专业人才。在文献整理和基础理论研究方面成绩卓著,率先创立了“中医各家学说”学科,在《内经》的研究上取得成就,为中医学术理论的提高和中医事业的发展做出了突出贡献。
“川派中医药名家系列丛书”之《任应秋》,区区30余万字,当然不能囊括其全部学术成就,但能由博返约、卓然自立,确是一部很好的“导读”,让您在任应秋学术殿堂中寻宝之时,独具灵心慧眼。
任应秋一生著述等身,其著作有40余部,论文500余篇,共计千万余字。著作内容涉及医史研究、文献研究、学派研究、经典研究、临床研究、专题讨论等。论文内容包括医学小议、学习指导、基础理论、医学史论、典籍研究、医学流派、方药琐言、争鸣碎语等。本书沿其学术思想脉络,择其代表著作之内容简介、序言等,以了解其主要内容、笔者的写作初衷和其主要的学术论点。著作顺序按时间排序,这样可以清楚地看到其学术思想的变化和发展。
任应秋有关临床的著述,几乎占据他所有著述的二分之一,无论是从文献中梳理,还是从临证实践中总结,他多有建树,以信息丰富、思路开阔而著称,持执、圆活是他坚守的临床特点。他受益于“经方”,深得其精髓,但又不止于此而广汲各家之长,如他创制的“豨莶至阴汤”“豨莶至阳汤”等处方,救治不少中风病人于危难。任应秋对医案的撰写有其独到的见解,他认为,医案记录的重点应该是辨证立法的思路,这样无论是留给自己反思,还是授予他人借鉴,才会收到效果。因此,凡是他自己记录的医案,都详细地记录下诊治过程及思路。本书作者在整理任应秋的医案时,发现一个“七诊”的医案竟有4000余字,不可谓不详,这也是他所留医案不多的原因之一,因为没有那么多的时间来记录。此次整理,将任应秋对病症的论述与其临证医案一起编排,就是为了彰显他强调理论指导临床的学术思想。
任应秋的学术思想涉及面较宽,为了能较全面地反映任应秋的学术思想,书中的“学术思想研究”部分收录了其弟子所做的一些研究性文章,大家从不同的角度来探讨他的学术成就和历史贡献,如中国医学史观、中医学方法论、中医学术思想史、《内经》学术、仲景学说、中医基础理论、中医教育观等。
任应秋晚年时,中医界才开始研究生学位教育,加之他招收学生要求极严,宁缺毋滥是他一贯坚持的原则,因此,他的研究生并不多。但先生一人身兼五种专业的研究生培养任务(中医各家学说专业、内经专业、中国医学史专业、中医文献专业、医古文专业),这在整个中医界不仅是绝无仅有的,恐怕也是空前绝后的。
如果您初读任应秋,感到无从下手,请翻开这本书,让这盏明灯指引你走进任应秋的中医人生,领略一代名医的大家风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