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话题

据中药材天地网信息中心通过对20年走势、2011年上半年每日市场信心指数以及价格指数综合建模分析,并结合药市走势基本面,得出2011年下半年国内中药材市场仍将维持高位运行的结论。但拐点有望在2011年8月前后出现,随后将进入振荡下行下滑通道。

对2010年第一季度国内药市行情持续走高原因剖析

图片 1

春节后国内的药市行情并未像前期行业内普遍预测的那样进入下滑通道,反而由于诸多利好因素影响出现“小阳春”,药市价格指数保持持续上行态势。在三七、草果、红花、白扁豆等旱灾概念品种引领下,薏米、砂仁、酸枣仁、补骨脂等热点品种紧随其后,黄连、白芍、元胡、郁金、泽泻、高良姜甚至山萸肉跌跌欲动。在这种大盘利好中,价格指数再创新高,2010年第一季度,国内药市行情指数与去年同期相比递增了108.94%。市场已显现持续高温甚至亢奋状态,机遇与风险共存。
为何国内市场继续延续着2009年的高行情且不见退温迹象?这种牛市行情还能持续多久?我中心认为这种行情是内因和外因的共同作用,其中内因是根源,外因则是导火索和表象,两者相互促进又相互制约。
一、 内在因素 1. 代偿性行情回归的延续
2009年第一季度,全国药市行情已落入十年最低谷,且这种低谷是出现在整个中药工业产值持续快速增长的大背景下。由于药材产销体系的不通畅和药材原料产销“剪刀差”长期存在,家种药材屡屡药贱伤农,野生药材在资源逐步枯竭同时部分品种价格低到甚至不够人工费用。一旦压力郁积到成本耐受临界点时,生产者只能“用脚投票”。选择更能产生稳定收入的打工或种植有保护性收购政策的粮食和经济作物。在原药材生产领域持续的“民工荒”影响下,近几年国内多数家种药材种植面积逐年递减。2009年的药市高位运行也正是这种供求矛盾的集中爆发,“甲流”只是触媒剂和导火索。从2010年第一季度国内药市行情走势来看,这一波代偿性回归仍在延续。
2. 劳动力成本的合理回归
中药材是药农劳动力以及资源价值的体现,但多年来中药材的种植收益已低于打工经济甚至粮食作物,而野生药材更是只计微薄的劳力成本而不计昂贵的资源成本。中下游企业也早已习惯了这种原料低成本控制,很少考虑到如何建立稳定供应体系让源头产业分得一部分红利。例如屡屡出现的药贱伤农时有哪家企业想过对烂市药材进行一些保护性收购?价格始终要回归价值,如果种几亩药材还不如出门打工两个月挣得多,药材生产只能面临日益萎缩的局面,生产企业也不得不时时面对原料供应困局。
那么目前的药材相对高价位是否会像上世纪九十年代那样刺激产区种植面积快速恢复呢?笔者认为有一定难度。一则多年药材生产“一缺就上,一上就烂”教训早已让农户吃尽苦头,“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二来随着城市化进程加快和农民增收渠道多样化,药材种植已失去原有的吸引力。希望加大种植面积来将原料低成本控制的枷锁继续套在农户身上已不现实。这点从今年开春后桔梗主产区种植面积继续萎缩可见一斑。更何况桔梗已处于历史最高价位大半年时间了,其它仍处相对低位的家种品种呢?
3. 突发性因素造成的阶段性供需矛盾
中药材生产靠天吃饭、“一季生产吃全年”的特性注定其无法像其它工业原料那样可以保证即时批量供应。旱情、雪灾、冻害等气候因素极容易造成其供应端的不稳定;疫情、质量事故等突发情况又往往造成需求端的大幅波动。在中药材现代化产销体系尚未完善成熟之前,这种突发因素造成的行情大上大下状况仍将不断出现。
二、外在因素 1. 国内资金流动过剩
宏观层面上,国内资金流动过剩是造成资源性产品频频走高的主因。2009年针对金融危机国家原本计划投入4万亿刺激经济,但在各地一片大干快上的热潮中,共计有9万多亿资金被纳入投资规划。例如仅湖北一省投资规划就高达12万亿,是其年GDP的十倍!钱多了总要找地方花出去,投资资源性产业日益受到青睐。而从近期房价再次高涨也可以看出这种泡沫涌动。
2. 资本开始关注中药源头产业
国内原药材市场才有多大份额?满打满算不足300亿。而部分产区集中的药材品种特别是野生品种一季产新用一年甚至数年,产值多则不过数亿,少则不足千万,垄断一个品种资源对那些大资本来说可谓易如反掌。当然,有资本进入这个传统低端行业未必全是坏事,至少让整个产业界明白资源原来也是有价值的,而不是想怎么吃就怎么吃,想用多少就用多少。行业应该抓紧考虑的是如何改革现有中药材流通体系的问题而不是纠结于炒货对不对问题——“苍蝇不叮无缝的蛋”,1997年的亚洲金融风暴你能把板子单单打在索罗斯等热钱炒家屁股上吗?(具体到炒货是与非的话题将在近期《今日话题》栏目中详细探讨)
3. 市场运作中“炒风”充斥
在大企业和散户接连创造了“三七神话”、“板蓝根神话”的示范作用下,国内中药材市场开始了一轮又一轮的造神运动。节后市场开盘伊始,“补骨脂神话”等又不断被创造出来。在传统经营方式和利润空间日益萎缩的大前提下,炒货似乎成为了药材经营者来钱最快的手段之一。短时的暴利甚至吸引大批社会资金、游资进入中药材这个原材料行业,到这种份上,有疫情、旱情等利好因素刺激的品种想不大涨都难。但参与必须时刻注意到,在这种市场过热中,各种利好因素不断被放大,常常影响到对供求趋势的判断,资金可能会沦为接力最后一棒风险的高悬。特别是在资本与资源博弈中,实力雄厚的资本方可以立于不败之地,大不了买到手里炒够成本后剩下部分低价抛出;而实力不足的散户则有可能成为最终“跟风抬轿”的牺牲品。何时泡沫会破裂?也许是楼市、股市等开始放量下跌,也许是国家清理坏账不断银根紧缩到一定程度,也许是经营者意识到风险纷纷撤离之时。
从目前态势看,这种高位运行态势短期内仍将持续。因为多年低价、生产萎缩、气候因素等对药材生产的影响显而已见,真正有供需缺口的品种最终将反映其供求关系,只不过过快地释放了升值空间后可能会出现平台期;另一方面药市的过热目前已引起社会各界高度关注,部分囤货企业已成众矢之的。“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建议纯粹抱着炒作目的的市场参与者该收手时就收手,下点功夫考虑一下自身以及行业的长远发展。
☆ 资料链接 2010年3月市场价格监测报告
本月监控市场品种计537个,同上月价格比较:本月升价品种64个,占总量约12%;降价品种24个,占总量约4%;平价品种449个,占总量约84%。
图片 2
从总数量比较,本月市场价格波动品种比例占总量的16%,其中降价品种占4%;降价品种数量和升价品种数量都呈下降趋势,说明:本月市场品种价格波动同比上月减轻。本月市场品种价格继续高位运行,众多品种正体现出现阶段自身价值的合理价位。新年开始,众多受去年“甲型H1N1”的影响的品种正受到市场洗礼,各自展示价值,多数品种被筛选出价格上升区,但仍然保持在较高的价格区域中。
而旱灾品种则已成为推动药市行情不断上涨的主要动力。

图:中药材综合200指数走势模拟图

(文中所有药材数据来源:中药材天地网信息中心、中国中药协会中药材信息中心)
(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于中药材天地网傅青主)

伴随着国内药市行情一轮又一轮的强势上冲,中药材价格的整体回落似乎已与中国房价一样遥不可及。旱情、水灾甚至欧洲的大肠杆菌,都可以“一石激起千层浪”,引起国内药市的一阵阵骚动,这从每日全国主要药市的信心指数可以得到清晰反映。
但情况真的如部分“冒险家”想像中的那么乐观吗?近两年多药市的强势上行根源基本已达成共识,基本可归纳为供需矛盾“凸现”、通货膨胀诱发游资介入和突发性事件刺激等几条。那么我们不妨从这几大支撑因素进行分析:
一、供需矛盾因素正在加速缓解
在中药材行情近两年四轮上涨之前,国内药市行情已经历了长达十年的低谷,由此造成了中药材基础生产的全面萎缩,据2008年调研数据,国内家种药材的种植面积与2000年相比,萎缩幅度超过30%;同时由于可持续利用的推动不力,野生药用资源的枯竭问题日益严重,超过40%的野生药材面临原料困境。在中药工业产值年增速超过20%、劳力成本逐年上升的大背景下,这种不合理现象注定矛盾随时都会暴发。而2009年“甲流”、2010年上半年的旱灾无疑成为矛盾的导火索,药材价格的强势”报复性反弹”已成必然。
但“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目前,一方面,随着主产区种植积极性的不断上涨,多个易于发展的短生长周期中药材基础生产正在加速恢复。部分品种如金银花、麦冬、板蓝根等品种甚至有再次“烂市”之虞;另一方面,高价持续之下,中药材原料成本已成为生产企业难以承受之痛,“蜀中事件”已为我们敲响警钟。而保健需求历来是
“弹性需求”,随着价格的高涨其需求的减弱同样在所难免。“前有堵截,后有追兵”,
必将造成供需缺口加速弥合。即使有部分生长周期较长的品种如人参、桔梗、三七等品种,以及多种野生药材供需矛盾依然现实存在。但通过权重指标分析,这种上行的推力仍无以挽回药市整体下行颓势。
二 、中药材的“非金融衍生品”特性
通货膨胀、国内外农产品价格的持续上行都为中药材价格上涨提供外部支撑。而房市、股市和其它金融衍生品投资风险的加大,又为“游资”不断注入基础薄弱、盘面较小的中药材行业提供可能。本来,多年基础薄弱的中药材行业急需外部资本强力注入进行提升,但在产业对接平台不健全、游戏规则缺失的前提下,多数游资如同“闯入瓷器店的野牛”,其破坏性远大过它的建设性作用,为本已高企的药材价格“雪上加霜”。从2010年下半年开始,“游资”对药市行情的推动日益明显,甚至在部分阶段成为主要推力。
但“游资”屡屡得手的“春风得意中”,却忽略了中药材作为“非金融衍生品”的特性。一是作为民众医保的基础,国家不可能允许中药材价格一往无前,政策性打压随时可能出现;二是中药材入口宽广,出口狭窄,囤积者必须随时考虑到下一个“接盘者”是谁的问题;三是作为农副产品,在高价刺激下,老百姓的生产能力几乎可以无限放大,再多资金也顶不住新货潮水般涌来。如金银花、麦冬等品种今年至少产大于需30%以上,且部分产区仍在继续扩大生产;四是作为医药原料,囤积者还应随时考虑到中药材保质期问题,一旦严重霉变、腐烂失效,则可能血本无归。而“游资炒作”又多为富人的游戏,他们最害怕的正是进出通道缺失和麻烦不断出现。一旦信心失去,则“兵败如山倒”,部分品种价格快速回落甚至“跳水”都有可能。
三 、突发性事件的刺激力度有限
2003年“非典”、2009年“甲流”乃至2010年旱灾、雪灾都曾为中药材市场制造阶段性行情,所以突发性事件随时为部分市场参与者所期盼。一旦出现,这种信号和影响又不断被放大,最终成为煽起台风的“蝴蝶翅膀”。
但我们不妨回头看近十年国内药市价格运行曲线,如果没有供需矛盾基本面的支撑,单靠突发性因素所造成的行情哪一次能够持久?如2003年的“非典行情”前后持续竟然不足1个半月,用“昙花一现”形容毫不为过。又如本次北方地区大面积的旱灾,据天地网信息调研团队实地调查,发现只有波及到的部分主产区部分品种影响明显,对整体药材生产大形势影响力有限。
通过以上分析,笔者认同天地网信息中心提出对后市的判断——即如无大的疫情等特殊因素出现,国内中药材市场的拐点有可能就在2011年下半年显现。如再有政策强势打压,这个拐点很有可能提前。但同时,由于家种药材生产周期的特殊性、野生药材供给的持续薄弱以及经济大形势影响。上下行推力胶着之下,想让药市行情重回低谷短期内难度极大,这种相对的高位运行仍将持续较长时间。

(本文出自中药材天地网信息中心,版权所有,转载请写明出自“中药材天地网”,否则后果自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