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行围剿融资矿,银监会被传严令快速调查铁矿石融资

前述国有银行信贷部相关负责人表示,不管是否已经下发通知,银监会确实已经在关注铁矿石的融资风险了。其表示,早在3月份市场就已经传言,监管层可能会考虑降低信用证融资的规模,进而降低商品融资交易的可用融资总量,拉高信用证融资的成本,进而拉高融资商品交易的成本。“所以提高信用证保证金幅度或不限于矿石融资。”他指出。

对于昨日有传闻称“银行或要求铁矿石贸易商将信用证保证金从15%提升到30%”的说法,一位从事铁矿石贸易的人士表示并不知情。但他称,要想获得增量的融资支持非常困难。“目前来看还是比较正常,但是大家都明白,目前行业的风险已经非常大了。”

$pager$

双重风险显现

铁矿石进口屡创新高为融资

银监会未雨绸缪

对此,一家股份制银行广东分行副行长在接受南都记者采访时表示,目前该行尚未收到银监会的该通知,不过其透露,今年以来银行一直重点关注铁矿石融资风险,大多数银行在大宗商品持续低迷的情况下,均收紧了信用证融资,大多数银行甚至已经停止了信用证融资。

银监会要求各省市银监局应密切跟踪分析宏观经济形势,进一步做好大宗商品贸易融资风险防范有关工作,并对本区域内进口铁矿石贸易融资情况进行认真分析。

今年以来成为融资新贵的铁矿石正在遭遇银监会的严控。昨日,有消息称,此前银监会向各商业银行下发了关于铁矿石贸易融资的快速调查通知,调查结果令人震惊,而五一后,银行将大幅度提高铁矿石贸易信用证保证金。

2011年不断收紧的钢铁行业贷款政策,去年底以来悄悄延伸到融资矿领域,包括:取消无保证金授信;大部分钢铁厂商向境内外银行新增额度申报困难,某南方大贸易商反映增额申请半年未批;银行审核信用证的流程愈加复杂。

事实上,对于防控大宗商品信用融资风险,各家银行一般会设置安全阀。“针对价格波动,银行通常会设定相应的风险补偿机制,如果铁矿石价格下跌超过一定幅度,银行会要求企业追加保证金来降低风险。”前述国有银行信贷部相关人士透露。

记者从铁矿石消耗大省的河北的一家银行了解到,从去年开始,当地银行已经纷纷开始压缩这类企业的贷款。“新增是肯定没有了,现在是在想办法化解存量”,一位银行的工作人员说。

对于银监会是否已经于4月18日向各商业银行下发了关于铁矿石贸易融资的快速调查通知。

银监会要求各局在4月30日前将调研的分析报告上报。并且,银监会将择机赴部分银监局进行实地调研。

南都记者从我的钢网看到,截至4月25日,进口矿港口库存总量仍保持在11263万吨的高位,比前一周上涨了205万吨。居高不下的铁矿石库存现象持续。招商银行(10.06,
-0.01,
-0.10%)总行金融市场部高级分析师刘东亮[微博]也在接受南都记者采访时表示,目前国内的实业需求根本无法支撑上述大宗商品的大规模进口,铁矿石进口主要被用于融资套现。

然而,去年9月以来,铁矿石价格一路下跌,
Mysteel矿石综合指数从140跌至昨天的116,跌幅17%;与此同时,港口铁矿石库存超亿吨,创下多年以来的纪录。

资金链收紧将引发跌价

事实上,不少银行早就关注到了风险,并且主动对该类贷款和融资进行了严控和压缩。一家股份制银行的上海分行人士对记者称,该行实际上在年初以来就已经对涉及大宗商品贸易融资进行了严控。“我们的总体政策是,压缩存量,增量不予受理。”

或全面提高信用证融资保证金

在行业相对景气、人民币升值态势未变的条件下,上述融资手段风险并未引起外界的注意,而一旦形势发生逆转,那么为贸易商们提供融资渠道的银行将面临巨大的坏账风险。因为即使是真实的贸易融资,一旦出现巨大的铁矿石价格波动,信用证融资办理中的保证金尚不足以覆盖风险,货物的处理更会构成巨大的难题。而对于虚假的铁矿石进口贸易所带来的风险则更加难以控制。

一家股份制银行广东分行副行长在接受南都记者采访时表示,目前该行尚未收到银监会的该通知。

银行频频压缩

谷满仓认为,若上述消息为真,铁矿石融资进一步收紧,银行收取保证金幅度提高,许多铁矿石贸易商面临资金链断裂。其进一步指出,铁矿石贸易商为了缓解压力,必将对市场抛出铁矿石,在当前需求较为低迷的情况下,进一步导致价格下跌,从而进一步降低铁矿石作为信贷抵押品的价值,导致信贷环境进一步收紧,形成恶性循环。“中小钢厂的资金压力将更大。”谷满仓表示。

钢企资金链挑战几何?

上述股份制银行广州分行副行长表示,对于铁矿石融资的风险,今年以来,银行已经重点关注,大多数银行在大宗商品持续低迷的情况下,均收紧了信用证融资,这种收紧不仅体现在大幅提高保证金比例上,而且大多数银行甚至已经停止了信用证融资,目前其所在的银行就已经停止了相关融资业务。

此次银监会发文要求银行调查铁矿石贸易融资并非偶然。有消息称,进口商品信用证新规正在修订,未来或将提高进口商品融资的保证金比例。

“今天业内的人都在打听这个银监会调查铁矿石融资的消息是否准确,很担心市场对信用证融资提高幅度。”昨日,盛达期货珠海营业部相关负责人谷满仓发现,一则银监会调查铁矿石贸易融资的消息在其关注的各个群里传开,群上从事钢贸融资和铁矿石融资的贸易商均非常紧张,都在确认消息的准确性。

但是,也有进口矿贸易商认为,市场集中抛售行为或促使铁矿石价格见底;不排除个别企业资金断裂。受信贷收缩影响,山西最大钢铁民企海鑫集团资金链断裂,直接导致银行已暂停当地钢厂额度。

“铁矿石融资是去年底继铜融资后兴起的新融资方式。”一位国有银行信贷部相关人士对南都记者表示,今年以来,铁矿石进口规模不断创新高,在国内钢厂需求不振的情况下,铁矿石融资确实与实体经济需求关系不大,更大的进口需求来自于融资套现。而铁矿石融资的兴起与银行收紧钢铁相关贷款有很大关系。去年底,在国内资金紧张、钢贸信贷收紧后,铜融资、铁矿石融资需求均出现激增。“可以观察到,铁矿石融资几乎就是在去年底钱荒时开始激增的。”上述银行信贷人士表示。

记者获悉,银监会日前下发文号为银监办便函316号的文件,要求各局就辖内银行业机构有关铁矿石贸易融资信息进行报送。

一期货业内人士对南都记者表示,若上述消息为真,许多铁矿石贸易商将面临资金链断裂,而融资矿债务问题将爆发,铁矿石抛压增加将引发价格下跌和信贷持续收紧的恶性循环。

记者采访了多位人士,绝大部分人认为不会。我的钢铁网矿石部负责人称,从所了解情况看,融资矿风险整体不大。他认为,融资矿占比30至40%,并不是说投机者占比这么高。融资矿绝大部分是有真实贸易背景的,最多是为了回笼资金而比市场价稍低抛售导致亏损,一般不至于资金链断裂。

该文件称,分析包括应涵括该区域内尽快反映铁矿石贸易融资的基本情况、风险情况、是否存在虚假贸易套利情况、已采取的风险防范措施、下一步拟开展的工作、相关政策建议等内容。

铁矿石贸易融资问题今年在市场上持续发酵。其源自2013年7月1日,中国取消铁矿石进口资质。改革后,铁矿石进口主体不再仅是宝钢、五矿等118家大型厂商。去年底,中小钢企在资金紧张压力下,纷纷通过借道进口矿方式,来获取信贷资金。

融资矿风险开始隐现。以铁矿石为代表的大宗商品在进出口贸易中的主要融资手段为信用证融资。在人民币(6.2560,
0.0040,
0.06%)单边升值的背景下,在岸与离岸市场存在汇兑收益和利率套利的空间,信用证融资因而也成为不少投机者青睐的融资手段。

该人士称,即使新增客户是大型国有企业,如果其主营业务涉及大宗商品之时,总行亦会审批得非常严格,因而,“我们基本上不会开拓该类增量客户了。”他透露,行内对该类客户的授信政策已经非常明显,至于是贷款还是信用证等手段,就不是最为关键的问题了。

一位从事铁矿石领域研究的人士对记者说,此次铁矿石贸易链条曝出的问题,其实是钢贸行业风险向上游产业链的延伸。但与钢贸融资的重复质押、骗矿等方式不同,从事铁矿石贸易的公司事实上早就已经意识到了潜藏的风险。并且,从整个行业的情况看,大家对风险、库存等问题都达成了一致,也在收缩和去库存。

一位业内人士对记者说,该份文件应该只是银监会统计部为了了解相关情况的数据,而要求上报的专项统计材料,该份文件对银行并不具有约束效应。不过,文件从另一个侧面反映出了监管机构对于铁矿石贸易融资的情况十分关注。受此影响,黑色金属产业链期货价格昨日全线下跌。

我的钢铁数据显示,融资矿占港口库存比例高达30%至40%。一方面是银行收紧资金,一方面是铁矿石受供应大增,需求萎靡不振而价格持续下跌,高比例融资矿会不会像2011年钢贸贷款一样,引发钢铁行业新一轮大洗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