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足离岸中央辐射全世界,汇改9年成就单

人民币国际化正在既定的轨道上前行,诸多阻碍人民币使用的障碍正被逐步清除,如程序的简化、企业使用人民币意识的加强、“基建设施”的完善等。而这自然与政策方面的支持息息相关。

人民币国际化一个比较明显的特征是与中国央行签署货币互换的国家/地区数量增多以及由此带来的人民币互换数额在逐步上升。据统计,自2009年以来,目前跟中国央行签署货币互换协议的国家共有20余个,互换总额超过2万亿元人民币。

而随着中欧两地经济贸易及金融合作关系的日益紧密,亚洲以外的最具规模的人民币离岸市场正在欧洲逐步成形。今年以来,伦敦、法兰克福、巴黎以及卢森堡等欧洲金融中心开始强力角逐,由于基本需求不同,这些离岸人民币市场具有不同定位并各有侧重:伦敦已经在人民币贸易融资以及特别值得关注的人民币外汇交易中占据了领先地位,并在离岸人民币产品层面增长潜力巨大;法兰克福将把重点放在企业对人民币日常管理和融资的需求上;卢森堡则在投资业务方面具有先发优势。

-与中国香港同为亚洲金融中心的新加坡也在积极拓展人民币业务。目前共有4000多家中资企业在新加坡营业,其中140家在新加坡交易所挂牌上市;另外,目前新交所已有离岸人民币债券挂牌,它也是全球第一家提供人民币远期合同场外交易清算服务的交易所。尽管新加坡官方没有公布人民币存款数据,但是市场人士预计可能达到500亿~600亿元。

若要实现人民币国际化的既定目标,占领全球的金融中心或许只是一个时间问题。根据最新环球银行金融电讯协会数据,截至今年5月经美国进行的人民币支付活动在过去四个月增幅超过两倍,增幅远高于其他离岸人民币市场。张淑娴称:“我看到的不是竞争,是把全球的客户联系在一起。美国也有一些客户在香港地区、在亚洲,连通对大家都有好处。”

作为中国重要的贸易伙伴,澳大利亚对中澳贸易的重视度可见一斑。4月10日,人民币与澳元的直接兑换交易正式启动,澳元成为继美元、日元之后第三种能与人民币直接兑换的货币。

人民币全球清算系统建立的努力是一个持续的过程,并将扩展到更多的国家。更为重要的是,国内利率、汇率市场化及资本项目开放等一系列金融改革措施,是人民币国际化无法绕开的门槛。

金管局相信,新安排能进一步通过香港人民币即时支付结算系统,以及人民币参加行的环球网络与人民币资产,包括点心债、人民币股票、人民币基金等,全面促进人民币的交易服务。

实际上,人民币的影响力已不局限于亚洲,它正以更稳健的姿态走向全球,在国际货币体系中的地位不断上升。

何嘉仪在采访中还表示:“我们的全球营销活动就是围绕人民币展开的,今年可以视为基准年,因为人民币不仅仅在中国香港,在整个亚洲都得到了发展,本年度最为显著的发展就是新加坡和台湾地区因为不断稳定的发展而正式成为离岸中心,我认为这些新发展将成为关键。”

与此同时,人民币海外认可度得到逐步提升以及人民币跨境结算取得强劲增长,决定了人民币全球清算网络的加速布局。目前人民币清算行已经覆盖中国香港、台湾地区,东南亚的新加坡,东北亚的韩国以及欧洲地区的英国、德国。“境外清算行相当于人民币离岸中心的央行,帮助监测资金动向和风险管理,并直接为当地市场提供人民币流动性。”张淑娴对本报表示。

根据汇丰全球客户使用人民币情况的调查,香港地区客户使用程度已经高达50%,而且接受调查73%以上的香港企业中表示在未来五年将使用人民币,可以预见,未来五年,人民币至少在香港将遍地开花。

截至目前,央行已经与23个境外货币当局签订了总规模超过2.5万亿元人民币的双边本币互换协议;人民币已经可以与包括英镑、韩元、澳元和新西兰元在内的8种货币开展直接交易,满足了经济主体在贸易投资结算中降低汇兑成本的需要。

央行报告显示,截至今年5月,全国经常项目下的跨境人民币业务已达1.7万亿元。此外,国务院发文指出,要推动人民币跨境使用,开展个人境外直接投资试点,意味着人民币国际化已经开始从跨境贸易向跨境投资进行了升级。

在跨境人民币资金流动方面,英国是欧洲几大金融中心中的“佼佼者”,法国、德国、荷兰和卢森堡位居人民币资金流向中国内地和香港地区的TOP10。德意志银行预计,中欧双边贸易人民币结算量将在三年后增长两倍,占中国全球贸易总规模的5%~6%。

作为最成熟的人民币离岸市场,香港地区充分利用了其在全球金融体系中的重要地位以及内地转口贸易港的有利地位,建立了全球最具规模的人民币离岸市场。事实也证明,80%以上的人民币跨国支付和海外人民币资金池留存在香港。

据渣打银行报告,通过加权平均计算,截至今年5月,香港地区仍是全球最大的人民币离岸结算中心,占据着超过一半的市场份额,紧随其后的是伦敦和新加坡。而该行追踪的香港地区、伦敦、新加坡、台湾地区和纽约这五个市场占据了超过90%的跨境人民币结算市场份额。

汇丰新加坡环球贸易及融资业务部总监Joseph
Arena认为,有些不太了解人民币使用程序的人会误以为使用人民币结算会面临很多繁琐的程序以及各种备案,其实现实并不是这样的,像在新加坡这样的离岸市场企业并不需要任何备案,也不需要提交申请。

前不久,中国开启了首次人民币跨国调运,千万元现钞被运送至新加坡,这为人民币离岸业务的发展注入了新内涵。

新加坡作为东亚的集散中心已有很长的历史,它是亚洲最大的交易中心,也是世界第四大交易中心。新加坡作为东盟国家中的核心国家,对东盟也具有很强大的示范效应;向印尼和马来西亚公司提供业务服务,特别是有关商品的服务,而且很多跨国企业在新加坡建立其亚洲甚至全球财务中心。

“人民币在国际贸易和直接投资方面的使用越来越广,包括英国在内的一些发达国家都希望成为人民币的结算中心。”花旗亚太区经济与市场分析部高级经济师丁爽日前在接受《第一财经日报》采访时表示,在这个过程中,中国并不是高调宣扬人民币国际化,而是一直努力消除使用人民币的各种障碍,这是中国央行一贯的立场。

汇丰澳大利亚环球贸易及融资业务部总监Andrew
Skinner在接受采访时表示:“直接兑换一直都是双边贸易的重头戏,这是最近的一次兑换协议。的确,从我们即将接触到的客户那里传来的信息显示,直兑将成为他们减少交易成本的一项必要的积极措施,并且能明显提高资金的流动性。这样一来,人民币结算方式将变得越来越普遍。”

图片 1

如果说双边本币互换协议是人民币国际化过程中点到点的关系,那么离岸人民币中心的建设就呈现典型的点到面的特征,即由离岸中心对其所在区域进行辐射,进而推进区内人民币的使用和接受程度。

与国内金融改革同步

离岸中心辐射全球

“伦敦很明显是一个全球资产管理中心,而离岸人民币的资产管理现在还大量聚集在香港。”马骏表示。

RMB
Internationalisation,一个简单易懂的英文词组,代表了一股激流勇进的时代潮流,它的中文释义正被越来越多人所理解与熟识。随着这股潮流的向前推进,中国香港、新加坡等多地人民币离岸中心正在迅速形成。

相关

正是贸易伙伴逐渐接纳人民币作为双边贸易的结算货币,人民币在跨境贸易中的使用量也得到了迅猛发展。

作为全球人民币的枢纽,香港地区凭借在全球金融体系中的重要地位以及中国内地转口贸易港的有利地位,已建立全球最具规模与竞争力的人民币离岸市场,拥有最大的离岸人民币资金池。

货币互换路径清晰

离岸业务“花开朵朵”

据何嘉仪介绍,香港地区和中国内地一直保持着紧密的关系,并且其已经在中国内地境外创建了一个庞大的流动资金池,这些优势让我们期待香港地区仍然可以处于离岸人民币的领先地位。

不过,从一个受控制的市场到一个完全自由化的市场非“一日之寒”。伦敦金融城在近日发布的一份报告中指出,中国金融体系的近一步自由化还有很多工作要做,特别是在放松外汇管制方面。而一名业内人士对本报记者称,国内的法规政策也需进一步与国际接轨,加强人民币业务市场化的培育,从而使离岸和境内市场达到更好的衔接。

尽管目前,具备规模的人民币离岸中心全球仅有四个,而且非亚洲地区仅有一个,但很多跨国银行已经纷纷抢滩海外市场。另据知情人士透露,现在海外一些重要的金融中心,比如巴黎、卢森堡,都在设法让自己变成地区离岸交易中心。

在过去的一年中,人民币离岸中心已在亚洲以外的欧洲、美洲、大洋洲等地迅速崛起,近日,欧洲和韩国等地纷纷建立了人民币清算机制,这些基础设施的完善,也将有助于把人民币业务推上一个新的高度

尽管目前货币互换直接兑换受益比较明显的是双边贸易,但从货币互换、直兑可以清楚地看到人民币正在成为各国政府的外汇储备。

此外,RQFII试点区域的扩展和额度的增加,对扩大资本市场对外开放发挥了积极作用,也为境外投资者以人民币投资境内资本市场开辟了新渠道。截至目前,中国政府批准的RQFII试点区域已从中国香港、中国台湾地区、伦敦、新加坡、法国,扩大至韩国和德国,获批额度达6400亿元。

离岸市场对人民币成为国际货币至关重要,它的作用就呈现点到面的特征,也就是由离岸中心对其所在区域进行辐射,进而推进区内人民币的使用和接受程度,最终将人民币真正推向全世界。

此外,目前加拿大、澳大利亚以及北美和非洲等多个国家及地区,都在致力于打造全球或者地区性的人民币离岸中心,人民币离岸业务这块“蛋糕”确实已经越做越大。

目前非洲的肯尼亚央行也正在和中国政府接洽,希望在肯尼亚首都内罗毕建立非洲的离岸人民币中心。

继上海自贸试验区和广东省之后,央行已于日前授权苏州工业园、天津生态城两个试点区域与新加坡银行机构开展跨境人民币创新业务试点,目前涉及个人人民币跨境业务试点的范围已经扩展到一省三市。这或意味着资本账户放开的脚步越来越近,人民币“走出去”的步伐进一步加快。

在人民币清算行走出境外后,全球离岸人民币流动性又得到提升。

在央行研究局首席经济学家马骏看来,真正的人民币离岸中心需具备三个特点:一是聚集大量的人民币流动性;二是有离岸人民币金融产品的定价权,包括离岸人民币债券、股票、大宗商品;三是资产管理业务的聚集。

人民币离岸市场正在全球各地陆续兴起,截至目前中国香港、伦敦、新加坡等几大人民币离岸中心已经初具雏形。

自2009
年跨境贸易结算试点启动以来,人民币“出境游”的节奏明显加快。随着国际市场需求日益增多以及政策层面的配合,人民币离岸中心已在全球“开花”。

据此,汇丰银行预计,人民币国际化的进程将进一步加速,人民币将在2015年成为全球三大贸易结算货币之一。(第一财经日报
孙红娟)

“欧洲的整体趋势还是向好的,它是个很好的桥梁,不仅与亚洲和美洲有着时区的重叠,且信息量充足。”东方汇理银行亚洲利率策略主管张淑娴对《第一财经日报》记者如此表示。

其实,人民币离岸市场并不局限于亚洲,其已在全球多地开花,包括欧洲的伦敦、巴黎、卢森堡以及北美和非洲多地,都在蓄力发展人民币离岸业务。

上半年中企离岸人民币融资规模高达900亿美元

在2012年末的一次论坛上,法国央行行长诺亚还公开表示,巴黎正积极寻求成为继香港地区、伦敦后的人民币离岸市场。目前,巴黎市场的人民币存款规模为100亿元,成为伦敦之后欧洲第二大人民币资金池。

中国企业海外融资是近几年兴起的新热潮,一方面是中国企业发展对融资的需求不断增加;另一方面海外市场的融资便利和宽松的货币政策环境以及中国自2012年下半年以来逐渐收紧的货币政策进一步促成了中国企业海外融资赶场的局面。

正是伴随着跨境贸易引起的货币互换协议的日益增加、离岸市场的建设,最根本的是市场对人民币的接受程度不断提高,人民币的使用规模显著增加。

人民币跨境贸易结算增长势头强劲

之前,新加坡已发起了自己的人民币离岸交易,它还有一些人民币主导的石油合约交易,尽管规模不大,但可以表明人民币开始逐渐向金融产品计价工具转变。

有学者在谈到人民币离岸中心全球布局时表示,北美应该是人民币最后落地的地方。不过加拿大央行一位人士日前在一次私人场合也曾向本报记者表示过加拿大建立人民币离岸市场中心的想法。

为了更有效地管理人民币流动性,促进香港整体离岸人民币业务发展,金管局日前又发出指引,放宽人民币结算所自动转账系统处理量,并将收市时段的结算时间由下午4时30分延至5时30分。

伴随着双边货币互换规模扩大,人民币国际化的路线图跃然纸上。从目前与中国内地签署本币互换协议的国家和地区来看,双边本币互换遵循了从周边贸易伙伴如中国香港和韩国,到新兴市场国家如印度尼西亚、关键地区枢纽国家如土耳其和阿联酋,再到老牌发达国家如日本、澳大利亚、英国的渐进路径。

分析人士对此表示,离岸市场对人民币成为国际货币至关重要,它的作用就呈现点到面的特征,也就是由离岸中心对其所在区域进行辐射,进而推进区内人民币的使用和接受程度,最终将人民币真正推向全世界。

作为人民币离岸市场的“一哥”,香港地区拥有了全球最大的离岸人民币资金池。根据香港金融管理局(下称“金管局”)公布的最新统计数字,截至2013年6月底,香港银行机构人民币存款约6980亿元。汇丰环球资本市场人民币业务发展亚太区主管何嘉仪称,在全球人民币交易中,香港地区的交易量所占份额达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