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西红花多量产新,云南红花产新

新疆红花尚未产新,减产传闻就不绝于耳。目前伊犁地区红花产新基本结束,新货大量应市,外地商家购货积极,产地商家纷纷惜售,行情也从最初的83元上涨到90元。由于红花行情一贯的波动剧烈,一直以来都是广大商家十分关注的品种之一,这里笔者借着新疆红花产新之际,对红花后市做一个简要分析。

2018年6月20日,新疆伊犁产区的红花率先开始产新。新货上市后红花的行情波动频繁,产区不断传出减产、涨价的信息。天地网分别联系霍城县、裕民县、吉木萨尔县的商家了解产区情况,以下是商家反馈的一线信息:

2011年自药市从疯狂步入低谷后,红花却一改往日顽皮变得沉稳老练,行情并未出现特别大的波动,进入了一个长达4年的高位震荡期,这四年市场红花行情在一直在80-100元的区间震荡运行。

图片 1
图1:新疆塔城裕民县红花大面积开放,等待采摘

中药材行业的魅力就在于暴涨、暴跌背后的暴利,造成目前红花的困局原因很多,红花出现长达4年的震荡期也是由其自身的特点所决定的。

一、红花行情一路走高 突破历史高价

首先,红花两大产地互补性很强,就是这样的互补性对红花行情的稳定起到了很大的作用,红花的第一大产区新疆,一般在每年的4月下种,7-8月产新,第二大产区云南12月下种4-5月产新。今年云南红花产新的时候因产量较大就出现了一定程度的掉价,此刻新疆正值下种,红花价格的下滑对新疆产区的下种面积也会造成一定的影响,虽然这次价格下滑不多,对红花种植面积调减有限,但至少也起到了一定的警示作用,加上新疆红花的产新时间刚好和云南产区错开,这也就避免了两大产区同时产新所带来的新货大量入市造成红花行情的大幅下行,正是两大产区的互补互助,给彼此留下了3个月左右的消化时间,这也对红花行情的平稳运行等于起到一个缓冲作用。今年临近新疆红花产新的时候爆出因干旱减产的利好消息,在云南货源大部分外销的情况下,两地红花行情又集体出现回暖,这就充分说明两地红花互补性很强。

2018年云南产区产新结束后,因面积减少及天气原因造成减产。药厂及不少商家早早就涌入新疆各产区寻找货源。农户手中货源已经售罄,部分商家手中有货,但看好后期捂货不愿出货。导致尚未产新行情就涨至105元的高价。

其次,行情的相对稳定,对于花农来说自然是好事,一个相对稳定的收入就意味着生产比较稳定,种植积极性较高,不会出现弃种弃采现象。行情的相对稳定,对于有渠道的常年经营红花的商家来说虽然没有暴利,但收入稳定,一公斤利润相对可观,经营起来游刃有余,少了昔日的风险。行情的相对稳定,对于外部资金介入相对困难,较高的成本较低的回报率让人气来的快去的也快。

图片 2图2:新疆红花历史价格走势图

江西红花多量产新,云南红花产新。再次,今年云南红花产新行情下跌,当地商家给出的答案是新疆红花陈货没有得到消化,影响了当地红花的走动和价格。诚然今年云南红花产新后走动明显不如2013年,出现货源走销不畅的时候我们不能单是去寻找客观原因,更多的时候我们应该去寻找主观原因,新疆红花没有完全消耗这是造成云南货源走销不快的原因,但绝对不是唯一原因,据了解,云南红花老产区因兴修水库等原因对红花种植面积造成了一定程度的影响,但总体来说影响不大。因为在云南的元江、墨江等地新发展了一批新的种植基地,且面积不小,由于红花生命力强,生长周期短,不挑地,属于粗放化种植品,对于闲置的荒地和不能种粮食等经济作物的地块种植红花也是一笔不错的收入,新产区以及产量的增加才是云南红花掉价的最根本原因。

新疆产区开始产新后,新货开秤价高达96元,较去年同期高出10-12元。而短短一个月的时间,红花行情突破历史高价,已涨至122元的高价。

最后,对于今年新疆红花减产的论断我们也要一分为二看待,因为对于一个中药材品种,减产不等于绝收,一个地区出现自然灾害并不代表所有的产区都出现,对于信息工作者和品种经营者,我们不能因为一些利好消息的传出,就盲目的去报道或者跟风,调查清楚后再去下结论才能把控全局,今年红花爆出高温减产主要是新疆的伊犁地区,据了解,伊犁地区的红花产量仅占到新疆红花产量的20%,其他80%的产量在新疆塔城、昌吉地区以及周边县市,据调查获悉,这些红花主产地虽然也受到了一定程度的干旱,但并没有对红花造成特别大的影响,总产量和往年基本持平。现在塔城、昌吉等主产地已经陆续进入产新高峰期,新货大量上市需到8月初,但前期的减产舆论已经在产区造成了一定程度的影响,截止到发稿日,新疆伊犁地区红花收购价也由之前的83元涨至现在的90-91元,之前一些红花种植基地因人工成本太高,出现弃采现象,如今面对如此迅速的涨幅,想必那些种植户们也不会放任自己的劳动成果荒废在地里。就目前来看各产区并没有出现用工荒,多是雇佣外地民工进行采摘,每公斤采摘成本10-15元之间,所以,今年新疆红花减产程度到底如何,也得到产新结束后才能最终见分晓。

2018年7月20日红花行情还在122元的高价运行,21日行情就下滑至117元的价格,22日行情再次下滑至115元的价格。红花突然掉价是什么原因,商家也给不出什么原因。而针对此次价格回调,产区商家提出一个新概念“唯心价格”!

产新过后红花价格如何?就目前来看伊犁产区已给新疆红花价格定下一个基调,就是减产行情上扬,但新疆其他产地因新货未能上市尚没有大的动静。等到其他产区新货大量应市之时,以新疆商家的团结程度来说,应该会坚守伊犁产区价格,不可能出现你在伊犁买货价是90元,到了塔城和昌吉地区就变成84元。现在受到产量、人气、库存等综合因素考虑,不论前期红花涨到何等价位,后期价格稳定在90元上下的可能性较大。价格太高外地商家难以接受,价格太低本地商家惜售不卖。以上是笔者一家之言,红花后市如何我们拭目以待。

二、红花涨价减产?减种?缺货?

新疆自产新开始,行情就不断上扬。伊犁、塔城、昌吉产区的商家纷纷反馈涨价主要是减产造成的。伊犁霍城县、塔城裕民县、昌吉吉木萨尔县是新疆红花种植面积相对集中且面积最大的产区,而这三个产区的减产,减种原因各不相同。

2.1 昌吉产区种植面积逐年萎缩

据天地网数据统计,2017年产区红花生产成本在78-80元之间不等,而2017年产区红花的行情多在80-85元之间徘徊,农户及商家的收益较低。当地自2016年掉价开始,就逐步减少了红花的种植,而2018年的种植面积不及2017年,产量也就低于往年。

2.2 塔城产区农户自发减少种植红花

视频1:塔城裕民县红花争先开放,但找不到工人采摘

裕民县的种植面积较大,产量占新疆总产量的三分之一上下。但每年七八月份红花采摘旺季当地大户根本就找不到人来采摘鲜花。2017年产区采花工采摘鲜花商家以12-13元/公斤的价格结算当日工钱,而2018年已经涨至16-17元的价格,工人仍然不好找。

图片 3图3:2017年因采摘不及时,贴在花蕾上的“干拔毛”红花

不能采摘导致产量下滑也是每年产区必须面对的问题,所以2018年塔城地区的农户自发的减少了红花的种植面积。而今年风调雨顺,干旱情况不明显,红花的亩产基本正常。减产不是很明显。

2.3 伊犁产区土地流转被迫减种

伊犁产区种植面积减少主要有两方面的原因:首先,红花对于生长环境要求不高,前几年红花行情较好时,产区大面积开荒种植红花。但近些年当地政府加强环境保护,强行将部分旱地退耕还林、还草,可耕种面积减少。

图片 4图4:新疆霍城县大面积的红花

其次,肥沃度相对较好的水地,农户不会拿来种植红花,因收益太低。加之政府支持土地流转,租给一些大客户,种植经济收益较高作物。故而伊犁产区的种植面积也在不断的缩减。

图片 5
图5:霍城县红花地后方的土地就是还草的耕地

图片 6
图6:霍城县红花地里也出现不少“干拔毛”

2.4 历史库存消耗见底

2016年新疆产区产新时因连续一个月的阴雨天气导致红花大面积烂根,及不能及时采收,红花品种受到严重影响。

2017年新疆产区大旱,产量大幅下滑,但因有历史库存支撑,行情上扬不明显。

2018年新疆产区种植面积减少,加之云南产区减产,历史库存消耗见底,陈货已经很难找到。

三、红花行情一波三折 后市很难平静

新疆最为红花的最大产区,占全国红花总产量的六七成以上。新疆红花减产,加之历史库存空虚,行情上扬似乎是正常的市场反应。但红花的需求量减产也是不争的事情。

图片 7

2017年9月23日,国家食药监总局发布了《关于山西振东安特生物制药有限公司红花注射液和江西青峰药业有限公司喜炎平注射液质量问题的通告》,这两家公司生产的药品因存在不良反应,被勒令停止使用。监管部门要求这两家公司立即召回相关批号产品。

此次事件的连锁反应就是红花注射液厂家的需求直线下滑。而每年注射液厂家的需求量在2000吨上下。

在需求量减少的前提下,产区只要不是绝收,那么供需暂时就不会出现太大缺口。而此次红花行情过快的上扬透露出诡秘的气息,外部资金介入也起到不小的作用。

综述:2018年新疆产区减产已是定局,减产的程度尚不明朗。但红花的生长周期较短,若十月份行情仍然较高,云南产区将大面积扩展,红花的可操作周期较短。短期内行情仍然不会平静,多商家仍然看好后市,但投资有风险,早日入袋为安。